审判阿恩-夏安-约翰逊:魔鬼让他这么做的

厄恩·夏恩·强生审判案件
History Martin Cid Magazine
History Martin Cid Magazine

对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也被称为 “魔鬼让我这么做 “案,至今仍是美国历史上最引人入胜、最具争议的法律诉讼之一。这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审判于 1981 年在康涅狄格州布鲁克菲尔德市进行,成为已知的第一起辩方试图以恶魔附身为由证明自己无罪的法庭案件。约翰逊的房东艾伦-博诺(Alan Bono)令人震惊的谋杀案以及随后的恶魔附身指控吸引了全美的目光,并引发了人们对邪恶力量的存在及其对人类行为的影响的深刻质疑。

闹鬼与驱魔

审判前的事件始于格拉泽尔一家和他们的恐怖经历。据称,八岁的大卫-格拉泽尔(David Glatzel)被一个邪恶的魔鬼控制,引发了一系列不祥的事件。目睹儿子的痛苦经历后,格拉泽尔一家寻求了著名超自然现象调查员埃德-沃伦(Ed and Lorraine Warren)的帮助。

格拉泽尔一家和沃伦一家迫切希望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于是他们寻求天主教会的干预,要求为大卫进行正式的驱魔仪式。多名牧师参与了驱魔过程,整个过程持续了数天。据目击者称,恶魔最终离开了大卫的身体,似乎住进了阿恩-夏安-约翰逊的体内。杰拉尔德-布里特尔(Gerald Brittle)的著作《康涅狄格州的恶魔》(The Devil In Connecticut )记录了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

谋杀案和约翰逊的辩护

驱魔仪式几个月后,悲剧发生了,阿恩-夏安-约翰逊(Arne Cheyenne Johnson)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用刀刺死了他的房东艾伦-博诺(Alan Bono)。约翰逊的辩护律师马丁-明尼拉(Martin Minnella)大胆声称,他的当事人在案发时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他辩称,约翰逊被折磨大卫-格拉泽尔的恶魔附身了。

明尼拉试图以 “恶魔附身 “为由提出无罪辩护,这种辩护方式在美国法庭上从未使用过。他援引了两个允许这种辩护的英国法庭案例。然而,罗伯特-卡拉汉法官拒绝了这一辩护,称恶魔附身的存在无法得到科学或客观的证明。辩方被禁止提出任何与附身有关的证据,约翰逊的案件出现了不同的转折。

审判与媒体轰动

对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一个人可能在恶魔附身的影响下犯下谋杀罪的说法令公众着迷,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围绕审判的媒体狂热描绘了一幅轰动一时的法庭戏剧图景,沃伦夫妇及其对超自然现象的指控成为了这场戏剧的中心。

尽管控方排除了藏有毒品的辩护理由,但审判仍在自卫抗辩的情况下继续进行。1981 年 11 月 24 日,陪审团最终认定约翰逊一级过失杀人罪成立。他被判处 10 至 20 年监禁,由于表现良好,他只服了五年刑。

争议与批评

对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和猜测的话题。有些人认为约翰逊真的中邪了,不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整个故事是一场骗局或捏造。

批评者认为,以从事超自然现象调查而闻名的沃伦夫妇的介入玷污了这起案件,使其成为媒体的奇观。他们声称,为恶魔附身辩护只是为了吸引眼球和获得经济利益。多年来,格拉泽尔家族本身也出现了分歧,一些成员对超自然现象的说法提出质疑,并指责沃伦一家利用了他们的处境。

文化影响与遗产

该审判及其超自然元素对大众文化产生了持久的影响。杰拉尔德-布里特尔(Gerald Brittle)的The Devil in Connecticut一书就是受此启发而创作的。这个故事也是电视电影《恶魔谋杀案》的原型。

最近,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被改编成了一部名为The Conjuring的电影:The Devil Made Me Do It。这部电影将于 2021 年上映,它将进一步探讨案件中的超自然现象,并深入探讨附身的复杂性及其后果。

未解之谜

审判结束几十年后,阿恩-夏安-约翰逊(Arne Cheyenne Johnson)是真的中邪了,还是只是使用了一种辩护策略,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怀疑论者认为,超自然的说法毫无根据,约翰逊的暴力行为一定还有其他因素。

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就个人责任的限度和外部力量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提出了深刻的哲学和法律问题。它挑战了我们对超自然现象的理解,迫使我们面对我们无法理解的奥秘。

无论持何种信仰或怀疑态度,对阿恩-夏安-约翰逊的审判都会继续吸引人,让我们对自然与超自然、人类与恶魔之间的一线之隔产生持久的迷恋。

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