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劣的代际断裂

曾有一位哲学家说过,每一个代际都会在大约二十年后产生差异,并对他们的行为方式以及代际之间的断裂机制建立了一种范例。这个观点提出的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约在上个世纪初。

似乎这位卓越的思想家(我不会透露他的名字)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其有效性,这主要是由于我们近年来经历的剧烈加速。

让我们以一个例子为参考。无论是在莎草纸上还是在印刷版上,纸张都一直存在,并且通过书本从父母传给子女,这是我们在漫长的学习时间里的好伙伴(这是讽刺)。如今,手机和平板电脑占据了一切,提供了远大于过去印刷品的可能性。

简单地说,尽管浪漫派人士对此感到憾惋,但书籍已经被淘汰,并会因技术的进步而逐渐消亡。

许多领域都是如此,包括劳动领域,我们的世界已经从美国梦转变为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使得未来的工作变得短暂、变化不定,并且远程工作已经成为常态。

当人们问起爷爷:“爷爷,爷爷,你们小时候的手机是什么样的?”我们不知道他会做何反应,那可能会和你们在你们的孙子同样询问你们时的反应差不多(如果AI没有在之前结束人类的话)。

世界正在发生巨变,而那些掌握权力的老一辈似乎并不愿意去理解这个游戏的玩法(近来一些国家正在讨论是否重新实施强制兵役制度)。老人们又一次,在一个过时的游戏中玩耍,他们在当下的生活中,似乎一直停留在过去的某个时刻,重新玩起了那些似乎已经过时的游戏。

我们所有人都带着一点同情看着他们,但他们才是掌握权力的人,因为他们花了多年的时间寻求并积累了这种权力,现在他们仿佛是在模仿这个或那个zar,继续玩着历史的老游戏,回到那些似乎被人遗忘的过去的荣光。

我并不会说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会说这些渴望权力的老人是否会消灭技术并毁灭所有东西。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过时的思维方式,战争,冲突和残忍,不应存在于这个看起来已经进步的世界中。

我们为自己的足球队而争执,或者争论谁更性感,这确实是一个哲学的争论: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是要把战争的最大恐怖带回一个没有人希望看到战争,且有些人似乎坚持要回到那个可怕过去的世界。

我们希望这不会发生,我们希望所有的情况都会引导我们走向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在一些国家(趣味性的是,其中一个国家就是正在考虑恢复强制兵役制度的国家)已经有政党提出让AI做重大的政治决定。

我赞同他们,因为如果人类只会想着相互残杀,那么也许应该让机器来决定什么对大家都更好。

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对吧?

马丁-希德 (Martin Cid)
马丁-希德 (Martin Cid)
作家、烟斗爱好者和 MCM 创始人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最新文章